谙柠旌予北by堰晗 宠妻至上总裁轻一点在线阅读全文

宠妻至上总裁轻一点

更新时间:

热门小说《宠妻至上总裁轻一点》是堰晗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谙柠旌予北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世界上最恶心的事,你看见虚伪奸诈的恶魔披着天使的外衣,可其他人却看不见,真扎心。旌予北和旌之南是一卵同胞的兄弟,他们之间不过是“一痣之差”,几乎没有人能分的清他们,而谙柠却可以。因为一次刑事案件,初出茅庐的女警谙柠亲手将旌予北送进监狱,从此她的生活便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他说,她赠他一间牢房,他就还她一座地狱,她困他三年自由,他便判她终身监禁简单概括:看似强取豪夺报复型文的背后,实则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,人性与欲望的抉择,正义不曾缺席,光明终会到来。本文男强女倔,棋逢敌手,势均力敌,鹿死谁手且待你来阅文。求生欲独白:这是一篇正能量甜文又或是毁灭性虐文,该作者自我认为:三观一直在线,当然偶尔也会缺根筋...

《宠妻至上总裁轻一点》精彩内容

第二章:心有不甘

谙柠虽心有不甘,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给许清转了账,看着手机上提示账面划走五千元,谙柠这心痛的直抽抽,可想想只要她不去找谙然,这五千块也算花的其所了。

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许清收了钱,随便打扮打扮便出门了,原本还鸡飞狗跳的家此刻已经冷冷清清。

谙柠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,拉开拉环对着电风扇前坐了下来,她喝了一口啤酒,心中筹划着要怎么断了许清这无下限的讨钱,自己还指着这些钱在渝洲市买个一室户和许清划清界限呢,可眼下看来,买房还是再等等吧,要是给许清知道自己有一笔存款指不定她怎么闹呢。

“吱吱吱。”

谙柠正想着出神,这旁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,她随意撇了一眼是陌生号码,想着估计是推销广告也就懒得接了。

可没一会手机又响起来了,还是那个号码,谙柠这回认真看了,这号码不是六就是九,估计应该不是广告推销。

于是她按下接通键,礼貌地说道:“喂,您好。”

“………”

对方没有应答,谙柠又问了一次:“喂,您好,请问您是哪位,找谁?”

“………”

电话那头依旧没有回应,这回谙柠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电话挂了。

“神经病。”

关于这个小插曲谙柠并没有当回事,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电话号码的主人不仅神经而且变态,夜半三点,谙柠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。

“你到底是谁?有完没完?”谙柠破口大吼,这扰人清梦是人干的事吗?

“………”

“电话那头还是一片寂静,谙柠挂了电话,蒙头大睡。

“吱吱吱~”

床头柜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,谙柠看了看又是那个号码,这回她再是不淡定愤怒起身接起电话,只是这还没开口,那边就传来了声音。

“啊!”

谙柠吓的丢掉手中的电话,这回她是彻底清醒了,并且全身毛孔都竖起来了,电话里面还在放着哀乐,就是送别死人的那种。

谙柠平时胆子算大的了,可饶是胆子再大的也抵挡不住这半夜突然听哀乐吧。

许久,地上的手机屏幕熄灭,谙柠才敢捡起,不由分说直接将那个号码拉进黑名单,她以为这就安全了,却没想没过多久短信音就响了起来。

谙柠盯着屏幕那一行字百思不得其解,她这到底是得罪了谁?还是说这电话的主人认错了人?

不然这句“游戏刚刚开始”是什么意思?

后半夜谙柠再没有睡意,她打开笔记本本想看看财经新闻,这刚打开便跳出来一条推送是关于旌氏集团的。

想到白天蔡志潍的话,她好奇地点了进去,整个下半夜,谙柠都在了解旌氏集团中度过,一直到早上七点,她都没有看完关于旌氏集团的新闻,看来这还真不是简单的家族企业啊。

第二天,谙柠顶着倦容来到单位,苏琴一见她这样便关心问道:“哟,咱们财团的第一大美女,你这是怎么了?两个眼圈比熊猫还黑。”

谙柠摇摇头:“别提了,昨晚碰到个神经病。”

她把昨天的“午夜凶铃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苏琴,别说亲身经历,就是听,苏琴这也是一身鸡皮疙瘩。

“哎哟,我说你这不是碰上鬼了吧。”

苏琴年纪大,她是信这玩意的,毕竟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嘛。

“哪来的鬼,我估计是什么恶整公司搞错号码整错了人。”

谙柠并没有当一回事,她打算待会亲自给那个电话打过去,解释一下。

中午谙柠正准备给那个电话去电,这楼下的保安就匆匆跑上来:“小谙,有人找你。”

“找我?”

“对。”

“好,我这就来。”

把手机放回口袋,谙柠跟着保安一起下了楼,这刚到楼下她就看大厅里站着一个人,他身高看上去足足有一米八五,帅气的平头黑人一种狂野的感觉,他的脸上戴着墨镜,谙柠看不清他的长相,但毋庸置疑肯定是个帅哥,此时他正侧颜对着自己,谙柠顺着他的视线发现他正对着工作栏上自己的照片看。

“请问,您找我?”

“谙柠,别来无恙!”

只见那男人摘下墨镜,帅气的脸庞展露无遗,眉心那一小颗“观音痣”她是到死也不会忘。

“旌予北!”

谙柠吓得后退两步,跌坐在台阶上,是他,是旌予北,他怎么出来了。

旌予北向前走一步,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谙柠戏谑道:“别来无恙,谙柠。”

那笑容让人战栗,谙柠逼迫自己冷静下来,她慢慢起身看着旌予北说道:“你怎么出来?”

“很失望?还是说你觉得那些条子应该一枪毙了我?”

旌予北凑近谙柠厉声问道,

“谙柠,当初你和旌之南联手害我入狱,诬陷我杀人,怎么?那个时候的的得意劲呢?拿出来倒是让我看看啊?”

谙柠满脑子都在想旌予北是怎么出来的,她根本顾不上旌予北说了什么。

“谙柠,我劝你最好改名,否则小爷我让你永世不得安宁。”

话虽如此,可他真的会因为谙柠改名而放过她吗?答案是当然不可能。

“旌予北,你到底是怎么出来的?”

“嘘,谙柠,你不需要知道太多,你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给自己准备后事。”

撂下这句话,旌予北就消失在了谙柠的世界里。

谙柠好一会儿才缓过劲,她赶紧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,电话接通,那头的人并未说话,谙柠急切追问:“旌予北,是不是你。”

“嘟嘟嘟~”

电话无情被挂断,谙柠知道从此以往她应该有一段日子不能安生了。

一个下午谙柠都在浑浑噩噩中度过,她甚至回想起了三年前在防空洞里的枪杀案,当他拿着枪指着那个人脑门时,眼里的狠厉和今天是一模一样。

她永远忘不了那颗“观音痣”。

谙柠下午实在头疼,她便随便找了个借口请假,回到家她直接把自己关进了房间。

过了一会,她又拿出手机,按了一连串号码,虽然她早就和他分手,但他的号码她依旧倒背如流。

“喂,柠柠。”

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,谙柠定了定心沉着片刻回应道:“之南,我有话想问你。”

旌之南提出见面,谙柠本来是不想的,可无奈旌之南态度坚决,她只好答应。

这刚下楼,旌之南的车就停在自己面前。

“柠柠,上车。”

谙柠打开车门,看着旌之南那张和旌予北一样的脸,她现在还一阵后怕。

“之南,旌予北怎么出来了?”

旌之南对于谙柠这样问显然感到意外:“他去找过你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说了些什么?”

谙柠看着旌之南,他怎么看起来比自己还紧张?

旌之南透过谙柠的眼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,他赶紧发动车子,试图转移谙柠注意力。

“没说什么。”

“柠柠,刚才我之所以紧张是怕旌予北伤害你,你知道他干过什么事,所以我怕。”

“哦。”

“没事,你能告诉我他怎么出来了吗?”

旌之南简单地把老太太托人捞旌予北的事说了一遍,谙柠听后不禁感叹:有钱有权真好。

“柠柠,晚上想吃什么?”

“不了,你靠边停吧。”谙柠和旌之南已经分手了,就在那件事之后不久,对外是性格不和,当然真正的原因只有谙柠自己知道,所以现在也没必要不清不楚。

旌之南难掩失望地停了车,谙柠下了车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谙柠有种预感,旌予北一定不会放过自己,可事实是他真的杀了人,自己也不过是尽一个公民应尽的义务,如果他对自己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,她大可以报警。

一路游荡回家,谙柠心绪不宁,许清拿着那五千块钱已经消失很久了。

夜晚十二点,谙柠正睡的迷迷糊糊,忽然被窗外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吵醒,她推开窗户,只见狭窄的箱子里停着一辆车,那车就在她家门口。

“叭叭叭!”

车鸣声不断,接着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,又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

“喂。”

“谙小姐,我们旌哥请你过去一趟,这车已经在你家楼下了。”

打电话的是飞机,车里按喇叭的人也是飞机,当然是谁授意他真的做的,不用想也知道了。

谙柠看看手机显示的时间,这么晚了她肯定不能上车,楼下的鸣笛声越来越频繁,吵醒了许多邻居,骂骂咧咧的声音不断传来,可她还是不能下楼,不然这命就不保了。

无奈之下谙柠选择报警,理由是:扰民。

警察来的很快,警车上的红蓝灯光透过窗子在谙柠漆黑的屋里摇曳,楼下的鸣笛声也消失了,她莫名的安心了不少。

“笃,笃,笃。”

忽然,门外响起了有节奏的敲门声,谙柠起身开门,发现门外站着两名民警同志,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。

“是你报的警?”

“恩。”

谙柠点点头。

民警同志有些抱怨地说:“小姑娘,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了,怎么浪费警力这种事你也去做,小情侣吵架用的着报警吗?”

“吵架!”

“我不认识他,我们也不是情侣。”

谙柠极力辩解,可似乎没有人相信她,飞机适时地进屋,他拉着谙柠的手哄道:“宝贝,老公错了,这不你电话不接,微信不回,我才使出这个办法,你看还让咱们民警同志辛苦一趟。”

说着转身就对民警同志道歉:“对不起啊,警察同志,下次再也不敢了。”

“你神经病吧,我认识你吗?”谙柠甩开飞机的手,准备再做解释,可已经晚了,那两个民警已经进了电梯了。

“谙小姐,你还是和我走一趟吧,旌哥的脾气你是懂得,这要是他不高兴,闹到明天也是有可能的。”

罢了,去就去吧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趁这个机会,她倒要看看旌予北到底要干什么。

谙柠跟着飞机下了楼,刚拉开后车门,飞机就给推了回去,他一脸坏笑地看着谙柠:“谙小姐,旌哥吩咐了,您身娇肉贵,应该专人专座,来吧,我这就带着您去看看。”

原来飞机说的“专座”就是后备箱,谙柠刚想开口,这嘴就被黑色胶带封住,手也被手铐锁了起来,反绑在身后,她就这么被丢进后备箱。

渝洲市,旌氏集团私下的滩悦滨江大酒店最顶楼的一间豪华总统套房内,旌予北正享受着人生一大乐趣,这种快乐的源泉来自于女人。

“小公子,你好棒。”

旌予北邪魅一笑,他拍拍女人的脸,推开她,将一张卡丢在她身上,缓缓开口:“够吗?”

女子一看这卡立刻点头:“谢谢小公子。”

“恩,乖,走吧,以后咱们玩点**的。”

“好好。”

女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沾上了个活财神。

门外飞机已经把谙柠带到,正好和里面出来的妖娆女子打了个照面,女子用余光在谙柠身上扫了扫,想着这旌予北口味还真是多变。

“啪嗒。”

厚重的门被关上,电子密码锁自动落下,偌大的总统套房里只有谙柠和旌予北两个人。

此时旌予北正背对着她,他站在落地窗前俯瞰这渝洲市的全景,好像似乎忘记谙柠这个人。

“旌予北。”

谙柠走到他身后,两人之间也不过就是一米的距离,这个距离在谙柠看来是足以让她可以一脚将旌予北踹倒在地的距离。

“………”

见他不回应谙柠继续开口:“旌予北,所以你现在是想报复我,还是杀了我?”

“杀你?”

旌予北回身捏住谙柠的下巴:“那是不是太便宜你了?谙柠!”

“谙柠”这两个旌予北咬的极重,像是要将她千刀万剐一般。

谙柠挣脱钳制,她后腿一步看着他说道:“旌予北,你杀人是事实,我并没有做错什么,你打击报复我难道不怕我再把你送你去吗?”

谙柠这样不怕死是旌予北没有想到的,不过他真的怕吗?

旌予北不再看谙柠,他走到前,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,打开电视机,六十六寸的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,那张脸谙柠再熟悉不过,画面不堪入目,从屏幕里传出声音像一把尖刀一遍一遍刻在谙柠心里。

虽然她心里不舒服,但面上却泰然自若,这点旌予北倒是有点意外,他以为她会把电视砸了。

“旌予北,如果你想用她威胁我,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,她虽然是我妈,但也是十里巷出了名的交际花,你就是放在时代广场播放她都不会在意,而我就更不可能在意了。”

“当然我要提醒你,许女士如果知道她被人拍视频,是一定狮子大开口问你讨版权费的,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谙柠的反应太反套路了,旌予北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谙柠,这个女人比他想像的冷血。

“行。”

旌予北点点头,舌尖舔了舔自己性感的棱唇,然后又将画面切到另一段监控画面。

谙柠盯着监控视频上的人,她一眼就认出这是她姐姐谙然,只见她鬼鬼祟祟出现在画面里,偷偷摸摸地拿着一个瓶子塞进橱窗,然后又拿了另一个瓶子抱在怀里,接着便消失在监控里。

谙柠这回慌了,她不自觉地颤抖起来,旌予北见她这样终于是扫走了一丝阴霾,很好,看来这个局是做对了。

他走到谙柠身边,低下身子凑近她耳边问道:“谙柠,你说这文物局的主任知法犯法掉包文物是什么罪?要判多少年?不如我做一回好人,把这个大义灭亲的机会让给你,到时候在给你找几个记者好好地夸赞夸赞你,如何?”

谙柠根本听不进去旌予北的话,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明明是安分守己的姐姐怎么可能会去偷盗文物?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。

蓦然,她杏眼一瞪,转过头怒火中烧地看着旌予北,她拉过他的衣领嗔怒吼道:“是你做的局?是你对不对。”

旌予北一把将谙柠推到地上:“谙柠,现在你知道这种滋味了吗?当初你和旌之南做局引我入套诬陷我杀人,怎么不想想会有今天这个后果?”

那段经历一定是旌予北过的最屈辱的岁月,没有人知道这三年他在那个冰冷的牢房是怎么度过的。

“我没有,旌予北,我再说一次你杀人是事实!”

“滚**事实,谙柠你记住,我旌予北受的每一分屈辱都要从你身上讨回来。”

谙柠瘫坐在地上,旌予北是真的扼制住了她的要害,她可以抛弃全世界但是绝对不能抛弃谙然,那个用生命爱她的女人。

许久,谙柠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响起:“你想怎样?”

旌予北走到谙柠面前抬起她的下巴一字一句慢慢说道:“谙柠,规则知道太多就不好玩了。”

从那天开始,谙柠就多了一个噩梦,那个噩梦的名字叫做“旌予北”。

此后几天旌予北都没有再找过谙柠,但她知道,这并不是暴风雨已过境,而是更大的龙卷风即将来袭。

查看全文

猜你喜欢

热门小说榜
  • 1 傻小子下山师傅叫他先找五个师姐

    1傻小子下山师傅叫他先找五个师姐

    小脚冰冷| 都市生活

    一年前,他为救身患白血病的千金大小姐,光荣的成为上门女婿。一年后,千金大小姐康复,把他赶出家门。他立志要当更高级的上门女婿,打肿千金大小姐的脸,让她知道什么叫做高不可攀。

  • 2 重生,抱紧那个兵哥哥

    2重生,抱紧那个兵哥哥

    叶椒椒| 现代言情

    “沈半夏,你真以为你的孩子是被人偷走的吗?我实话告诉你吧,你的孩子早就死了,而且还是被路游亲手摔死的,你想知道为什么吗?”“路游他根本就不爱你啊!就连你能生下孩子,完全是因为他要用你女儿来救我儿子!”

  • 3 神秘老公:宠妻要给力

    3神秘老公:宠妻要给力

    江柳| 现代言情

    三年婚姻,被不孕终结,当别人挺着大肚子上门逼宫,被净身出户后......

  • 4 张峰穿越唐朝继承一个酒馆

    4张峰穿越唐朝继承一个酒馆

    鲸落| 穿越重生

    长安东市口的一家‘悦来酒家’的小酒馆中。张峰送走了店内的最后一批客人。看了一眼天上刺目的阳光,眼中闪过一抹复杂之色。“半年了,这都半年了,该死的系统,为什么还没有激活啊!”

  • 5 第一章小爷可是天师

    5第一章小爷可是天师

    有羽的季节| 都市生活

    想当年本天师道法自成,一拳打得村北敬老院的高阶武者颤颤巍巍。一脚踹的村南幼儿园的少年天才们哇哇大哭,本天师往村东头的乱葬岗一站,那几百个鬼王鬼帝愣是没有一个敢喘气的。

  • 6 12222345商晗晗陆嚣

    612222345商晗晗陆嚣

    雁南妃| 短篇言情

    “先做检查吧。”医生走进来说。接下来就是一系列晕头转向的检查,姜岁岁撑着疲惫的身躯被推来推去,最后终于躺在了床上。她望着熟悉的天花板有些想呕吐,尽量说话分散注意力:“医生,你通知我老公了么?”医生停顿了一下,道:“通知了,你昏迷了五年,应该给人一点反应的时间。”

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、小说评论、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