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女配自救靠美食》完结版在线阅读 《女配自救靠美食》最新章节目录

女配自救靠美食

更新时间:

小说主人公是顾湘赵瑛的小说叫做《女配自救靠美食》,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弄雪天子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顾湘刚大学毕业就得了脑癌,晚期。就在她准备好吃好喝等死时,竟然有个系统找上门来。这系统叫‘唯生命与美食不可辜负’,可以通过食客享用美食后的满足感,赚取美食点。美食点能兑换成生命值给宿主续命,也能从系统商城里购物。...

《女配自救靠美食》精彩内容

这日是个阴天,暑气略退了些,就是有些闷热。

顾湘从家里出来,就见河边好些大姑娘,小媳妇在洗衣裳,邻居家那个王氏也在。

她心里忽然就有些隐忧。

这两天原身的记忆越来越清晰,她也不知是真是幻,居然还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些与原身未来有关的梦。

在梦里,李子俊许诺功成名就之日便娶原身为妻,哄得那小姑娘当牛做马地伺候李子俊娘俩足八年,供着李子俊一路秀才,举人,进士地读下去,熬坏了自己的身体,就在姓李的金榜题名的消息传回村子的那一日,她百病缠身,呕血而亡。

李子俊喟叹一声,高高兴兴地娶了名门千金为妻,给王氏挣回诰命,一家享起富贵荣华来。

就在她记忆恢复的同时,她就发现系统界面更新了。

在界面右侧,细弱蚊蝇的写着一行小字,好像生怕人看见般——‘顾湘,这贱男人你既想要,送你便是,我堂堂相府千金,不稀罕!’

顾湘点开后缀,里面有一小段描述。

大意便是千金榜前捉婿,嫁进士李子俊为妻,不曾想夫婿娶她只为权势,另有青梅竹马的爱人顾湘,千金一怒和离,却被当朝国公娶回家中,视若珍宝。

呵,那她现在的身份肯定就是这故事里提了一笔的顾湘。

百分之百属于炮灰女配一类的角色,负责被主角打脸,最终领盒饭的那种。

顾湘吸了口气,冷笑,恐怕她梦到的才是原身真正的未来,原身早早身亡,根本不曾同相府千金有任何交集,系统给的故事,大概是相府千金视角的故事,只不知何处存在偏差。

只从原身的记忆里就看得出李子俊的品性,他能心安理得地吃原身的,喝原身的,还瞧不起她,本也不是个会记恩德的人,更不会对她念念不忘。

说起早死,她来时原身就是个死人,死因不明,如今细想,竟是有些让人胆寒。

也罢,无论这是个什么故事,她总不会和姓李的有任何纠缠,有系统在,她总能把命挣回来。

现在最为可虑的便是,梦里的原身曾说了句话——“可怜家乡早成焦土,可怜我无枝可依,死后也只是个孤魂野鬼,何其悲哉!”

家乡为何成焦土?

原身的爷娘又出了什么事?

顾湘深吸了口气,穿书最大的妙处难道不是提前知道剧情?她这样一问三不知,究竟是穿得哪门子书?

抹了把脸,把那点郁闷抛开,多思无益,车到山前必有路,她连死都死过了,其它的总归不肯认命,面上挂上微笑,徐徐沿着河道继续前行。

王氏抱着一大盆脏的不成样子的衣裳,坐在河边使劲捶打,汗出如浆,累得她是腰也疼,腿也疼,心慌气短,浑身难受。

早晨她又只喝了一碗稀薄的能照出影的粟米粥,这会儿一出汗,肚子里是一点食都没有,饿得烧心。

正难受,就见顾湘正徐徐沿着河边朝下游走,步履轻盈,面带微笑,肤色红润的紧,竟是仿佛笼罩了一层宝光,一看这几日就是吃得好,睡得好,过得极舒坦。

她的腰顿时更疼了,抬头正见顾湘走到近前,连忙**出声:“哎哟,我的老腰。”

顾湘缓缓低头,一脸关切:“王婶身子不舒坦怎么还出来洗衣服?”

王氏以前对着顾家丫头从没半个笑脸,这会儿眉眼到很是慈祥,叹道:“有什么法子,老太婆命苦,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愣是没个帮衬的……”

“这可不像话!”

顾湘皱眉。

王氏心里一喜,换到月前哪用她出来给人洗衣裳赚辛苦钱,顾三娘见她做活,必要过来帮衬,也就是最近,大约是顾老实要使唤她,她倒是没空登门,今天可算遇到了。

心念电闪,王氏便要起身让开位置,这丫头动作不快,也不知晚上之前能不能把这盆衣服洗好。

“得洗干净些,刘家不比旁人家,刘大郎可是个仔细人……”

王氏絮絮道。

顾湘脸上流露出些许复杂,还有些气愤,皱眉道:“李子俊竟这么不孝顺,王婶子,你可不能由着他,我这就陪您去找二叔公他们说说此事,他一个读书人,连娘亲都不知孝顺,还读什么圣贤书,参加什么科举!”

王氏怔住,随即脸色惨变:“你胡说什么,我家俊哥儿孝顺得很,你再敢胡言,老娘撕烂你的嘴。”

顾湘蹙眉,面上露出几分委屈:“王婶你怎不讲理,是你说自己命苦,一大把年纪了还没个帮衬的,想你把那李子俊辛辛苦苦拉扯大,他眼看母亲受苦,自己倒乐呵呵地享清闲自在,难道还不是不孝?哼,也罢,王婶你自己都不吭气,活该受儿子磋磨!”

说完,气哼哼地转身就走。徒留下被气了个仰倒的王氏,王氏喘了半晌粗气,抬眼看其他人眼神不对,立马嚷嚷道:“我儿可是读书人,哪能干粗活!”

顾湘人没回头,只叹道:“太祖皇帝每日下朝还要亲去陪母亲耕作,当朝王丞相读书时靠着售卖抄写的书册,养活老母和弟妹,李子俊倒比太祖皇帝和王丞相还金贵?”

王婶收了声,不敢再多言,只暗骂了句那死丫头就是个棒槌。一低头看见自己那一盆子脏衣裳,心情更糟。

“呸,这没眼力劲的死妮子,还想嫁我儿,做梦!”

周围几个村妇听她絮絮叨叨地嫌弃顾湘,表情都不免有些一言难尽。

顾湘心里一时有些痛快,先不去想那些未来,只如今原身的死,固然也有她自己的原因,可李子俊母子二人那般理所当然地吸她的血,还百般嫌弃……

现在她倒要看看,被原主惯得不知人间疾苦的这母子两个,如今还有没有本事找到另外的冤大头,还有没有考进士的本事!

进士都考不上,想必也攀不起哪位千金,真若如此,那才是一举多得。

当晚,顾老实从工地上回家,神色凄凄惶惶,给家里带来一个天大的坏消息。

“什么?让三娘去,去勇毅军做厨子?”

姜氏脑子里嗡的一声。

顾老实也是欲哭无泪,看着顾湘**嫩的小脸长叹:“这可如何是好!”

这年月,寻常百姓家的女儿到没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讲究,日子不好过,本也讲究不起来。

多少穷人为了省布料,裤腿都要短上几寸,别说露脚踝,露半截小腿的都有,辛苦挣命的时候,哪里还顾得上那些个杂七杂八的讲究?

可去军营当厨娘,却和在村里,县里寻个差事做活大有不同,顾老实夫妻疼闺女,哪里舍得让女儿去抛头露面?而且去那等地处当差,着实有损声誉,不是闹着玩的!

顾老实抹了把眼泪:“我这就去求孙里正,他在县里有关系,求他帮咱关说关说,我就是倾家荡产,也绝不能让我闺女……”

顾湘:哦豁!!

从天而降的食客,真是想什么来什么,勇毅军还是军队,若在军中拓展处人脉关系,对自己,对顾家都是大有益处。

顾湘激动得眼睛晶莹闪烁:“女儿要去!”

顾老实:“不如今晚就让你和周栋完婚……呜。”

所谓灭门的府尹,破家的县令,民不与官斗,他话一出口心里就虚,王知县和周县尉,哪里能容他拒绝?

眼见自家姑娘明明双目含泪,还要努力挤出微笑宽慰他们夫妇,顾老实心神动荡:“我可怜的女儿!”

再是担忧,第二日,顾湘还是天还没亮,就收拾行囊跟着王知县派来护送的兵士走人。

顾老实和姜氏夫妻哭得眼睛红肿,满脸的期期艾艾,顾湘要是安慰一句,他们就哭得更凶,没办法,只好眼不见心不乱了。

目送马车渐行渐远,姜氏抹了把眼泪:“这事怕瞒不住,我给我大姑姐送封信,三娘回来,就送她去大姑姐那儿住一阵。”

顾老实耷拉着脑袋,小声应下。

孩子还小,她根本不明白人言可畏。

姜氏有点恍惚:“……三娘这般抛头露面,会不会有人认出她的脸……”

“嘘。”

顾老实吓了一跳,两夫妻对视,面上都显出些愁苦。

猜你喜欢

热门小说榜
  • 1 病娇相公要不起

    1病娇相公要不起

    墨墨水田| 古代言情

    身为穿越女,何恬田没有成为富贵命的王妃、大小姐,偏投生到了一个犄角旮旯天天啃窝头的小山村里,这也就算了,她还多了一个病娇夫君,一个傻子儿子,夫君天天琢磨怎么打断她的腿,儿子天天傻得冒泡追着她要喝奶奶,何恬田只能忧郁地扛着锄头,45度角忧郁仰望天空,大吼道:要腿,给你买了一条猪大腿,砍吧!要奶,羊买来...

  • 2 重生后,禁欲傅总在我面前又缠又粘

    2重生后,禁欲傅总在我面前又缠又粘

    微微一笑花都开了| 现代言情

    那个她爱了十年的男人,眼睁睁的看着她与他们的孩子被虐死。重活一世,她必定要他们血债血偿!然而重活后,她发现这一世与前世的轨迹不一样,那个极其讨厌她的傅总如今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,甚至还帮她虐渣。有大腿抱,她何乐不为。可是后来他冷冰冰的对她说:“戚薇,我不爱你了,我们离婚吧。”……甜虐交加,男女...

  • 3 男友死后的第五年

    3男友死后的第五年

    佚名| 现代言情

    男朋友死后第五年,我在采访中遇见一个和他长得一样的男人。工作结束,我把他堵在会议室:“你既然没死,这五年为什么不联系我?”他整理领带,笑容轻佻又疏离:“这种搭讪方式未免落俗,孟小姐不如直接献身?”我置若罔闻,伸手摸到他耳骨后一处微微的凸起。

  • 4 梦回1990

    4梦回1990

    燕西风| 都市生活

    身价百亿的超级富豪徐扬重生回到了1990年,看到乖巧懂事的女儿和漂亮贤惠的老婆,他瞬间热泪盈眶!重活一世,他不会再让妻女惨死,他会去弥补所有遗憾!在这个黄金年代,对于早已功成名就的徐扬来说赚钱太过于简单,凭借他天才的经商头脑和丰富人生阅历,在大时代的风口浪尖孤标傲世,再次积累了巨大财富,重新站在了世...

  • 5 全球灾变陈飞

    5全球灾变陈飞

    佚名| 玄幻科幻

    灾难突然降临,植物变毒物,全球陷入饥荒时代。在饥荒的末日中,每个人都挣扎在饿死边缘上,为了一顿饭,甚至不惜出卖肉体灵魂!

  • 6 冲喜夜我成了病娇

    6冲喜夜我成了病娇

    风轻来| 现代言情

    “丫头,乖。”男人磁性而低沉微哑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,炽热的气体喷洒在她的耳边。他浑身滚烫,这样的温度和触感让她紧张的绷紧了身子。顾北笙呼吸急促着。想逃,却逃不了。如同跌入深海之中,即将溺毙。

本站所收录所有小说作品、小说评论、用户上传内容或图片等均属其个人行为,不代表本站立场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!